“析临清西境置沙丘县”的记载应该是正确的


信息来源:http://jeuxdey8.net 时间:2019-08-28 15:01

  【鲁酒薄】 北周·庾信:“操乐楚琴悲,忘忧鲁酒薄。”唐·白居易:“鲁酒薄如水,邯郸开战场。”宋·刘筠:“欲消千里恨,鲁酒薄还醒。”

  隋、唐以及以后,在中原人口较密集的地区,40(华)里(不是确数)设治似乎成为定制,如唐大历七年(772年)析临清南境置永济县(治原临清之张桥店,即今山东冠县北馆陶),临清县治所的今临西县仓山村至张桥店相距40华里左右;今北馆陶至原馆陶县治所的今山东冠县东古城也是40华里左右;宋熙宁四年(1071年),宗城县(今威县)治所由今威县方营(古称雉川村)东迁40里至邵固镇,邵固镇南距临清、北距故清河县也都是40华里左右;金天会五年(1127年),临清县治所由今临西县仓上村东迁40里至今卫运河东的曹仁镇(今旧县),曹仁镇东距原堂邑、北距原清平都是40华里左右。而今邱县香城固距古临清县治所的今仓上村东,也是40华里左右。故从里程上分析也可以认定,古沙丘县治所当在今邱县香城固。此说既符合当时的设治规律,又符合旧【临清县志】的记述,同时,今香城固还是古临清县所属地,所以,“析临清西境置沙丘县”的记载应该是正确的。置沙丘县时,今临西县的东留善固、务头一带地方应为沙丘县辖,所以,“临清又即古沙丘也”。

  唐玄宗天宝十一年(752年)春,52岁的大诗人李白游广平郡(唐天宝时改洺州为广平郡,辖境相当今河北邯郸市、鸡泽、永年、曲周、邱县、肥乡、武安县地),曾到沙丘,写下著名的【沙丘城下寄杜甫】诗。诗曰:“我来竟何事,高卧沙丘城,城边有古树

  今年我国录取结果基本出炉,各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也发往全国各地,去到考生的手里。那拿到录取通知书以后,考生们有的十分的高兴...

  隋、唐时期,今香城固域属古临清县辖。早在唐代之前(应为战国),古临清地就是齐、赵古驿道上的重要驿站。齐、赵古驿道东连齐都临淄(今山东淄博),西通赵都邯郸(再往西通上党—今山西长治),为齐、赵修好时所筑,在这长长的古驿道上,每隔18里左右都设有一个驿站。驿站为驿夫食宿、换乘之所。驿站都设在较重要的县、镇治所。临清的古驿站从东往西数起,有后来的曹仁镇(金、元时期临清县治所)、今临西县的老军营、仓上村(古临清县治所)、下堡寺,另有今邱县香城固(古沙丘县治所)共五个大的驿站(战、汉时期,古榆阳城治所的今临西县西马鸣堂村也曾为古驿站),4个18里,恰是80里左右。所以,判定古沙丘县治所为今邱县香城固无疑。另据监生尚友绘制于清康熙十三年的【临清州境图】所载,清康熙年间的香城固尚属临清县辖。

  “家庭是社会的细胞。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,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,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。”孝敬父母、爱护妻儿,习历来把家庭幸...

  邱县县志办的有关同志认定,香城固设县的时间下限是北魏。但,考古调出却说明,今香城固砖城之外土城筑城时间的下限却是唐代,既为唐代,此古城即应为【临清县志】所记述的沙丘县。

  1934年出版的【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】称:“沙丘县·······故址在今山东临清县西”,在这里,虽然作者没有说明“西”到了什么地方,但,其在县西的方位是确定的。正因为定位不具体的原因,所以,据此有研究者称,古沙丘应在今临西县的仓上村东。众所周知,隋、唐、五代乃至北宋,仓上村东一直为古临清县治所,此治所直至金天会五年(1127年)方移至今卫运河东。如果说此地为古沙丘县治所的话,怎么会有在一地设两城的道理呢?再者,“辞典”所述临清“县西”,是一个比较宽泛的区域名词,并未指是今仓上村。故作者所说的观点是缺乏理论根据和实践支撑的。

  原文:粤以戊辰之年,建亥之月,大盗移国,金陵瓦解。余乃窜身荒谷,公私涂炭。华阳奔命,有去无归。中兴道销,穷于甲戌。三日哭于都亭,三年囚于别馆。天道周星,物极不反。傅燮之但悲身世,无处求生;袁安之每念王室,自然流涕。昔桓君山之